返回首页
走进洪都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科研实力 体系建设 合作交流 人才招聘 企业文化 洪都邮箱 english  
 
 
 
 
  当前位置 > 企业文化 > 员工艺苑
 
[我和洪都60年征文系列之十六]工艺研究室和三位主任
发布日期:2011-4-15 22:04:35 已阅读:8029

 

 

工艺研究室和三位主任
○陈闿
 
     1956年夏,工厂工艺部门除下设工艺科、工艺装备设计科、技术科、生产准备科之外,新增设工艺实验室。主任匡映东,技术组有李新煌、陈闿、石屏、朱槐安、汪培政、翟云孙、杨瑞华、徐敦发等。工段长李茂永,技术工人10余名,工作场地在80号大楼东,利用试飞站几间雷达汽车库房,以及建国前老机场候机室平房(331号)作为办公室。开展冷加工(机械切削加工、钣金冲压)工艺研究实验,为提高车间生产工艺水平和推广引用国内外先进新工艺,达到“工欲善其事,必须利其器”的目的。待厂合理化建议室并入后,还成为工人实现合理化建议的基地,充分利用已有的机床设备,材料和经费,协助完成再纳入到正规的工艺程序推广使用。
    技术组除配合解决日常生产关键外,还有专门针对性强,目标明确的实验课题,经过努力均有所斩获,取得了阶段性成果。如石屏、朱槐安“厚铝钣材负间隙冲裁”、李新煌“陶瓷刀片研究”获江西省首届工业展览会三等奖。陈闿“通用分度圆盘钻孔夹具”获浙江省工业展三等奖(由杭州通用机械厂移植)。此时,李沛瑶、肖有为的北航毕业论文,也在工艺实验室辅导完成。而领导这支年轻技术队伍成长的是首届主任匡映东。
    匡映东,又名匡晓,湖北孝感人,1948年前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电系,江泽民同学。1951年进南昌321工厂(后更名320厂)施工科,科长冯旭,以徐培麟、徐贻庭、戴世然、匡映东为四大技术骨干。此公资质思维敏捷,聪颖过人,技术和外语能力功底深厚。建厂初期,“雅克18飞机修理”一书(匡映东译),成为教科书式唯一技术指导资料,几乎人手一册,就是其速成俄语后,在短期内翻译成文的急就章,令人佩服三分。工艺实验室成立后,他自己带头搞课题研究,从工厂订阅的英国原版刊物“飞机制造”(aircraft production)中,全文译出“枪孔钻头”(gun drilling),一种新型硬质合金刀具,试验成功后,在生产中推广使用。同时严格要求技术人员深入车间解决问题,又要有主攻的研究课题,强调基本功扎实,以“译事三难,信达雅”的高要求,鼓励多掌握几门外语工具,有利于学习国外先进技术。“要下深功夫,今后我们拿出的实验报告,要达到副博士水平(当时向苏联学习的标准)”。可惜好景不常,命途乖舛,错划右派,被削职到翻译室工作。在逆境中仍自学德文,常综合国外先进工艺,在当时国内权威刊物“机械译丛”上署名文章,发表高水平的专题论述,对技术情报以广快精准的要求,引领新工艺,新技术的推广。后来,人事副厂长朱春芝(南昌市委书记郭光洲夫人)惜才,调匡到江西省机械研究所,继而转入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外语系教席,现健在。
    1959年,根据工厂发展需要,工艺实验室与中心试验室(理化试验)合并,成立总试验室。主要外因是当时三机部工艺研究所(九所)和材料研究所(六所)为发展喷气式飞机,采用新结构、新材料、新工艺,需要与企业合作,共同开发。因此,总试验室应运而生,厂部任命严双光为主任,确为适合的不二人选。
    严双光,原籍浙江东阳,我国著名科学家、中国科学院院长严济慈的次子。身材高大,英俊潇洒,举止文雅,有大家子弟风范,1953年天津南开大学化学系毕业,与清华大学高镇宁一批同时进厂。两人都分配在工艺科,不久高调往设计科,严则主管冶金(热加工)工艺。其工作前瞻性高,抓科研大项目宏观管理观念强。主动与研究院所挂钩,充分利用工厂技术资源,开展喷气式飞机上采用的新结构、新工艺课题研究。如玻璃钢蜂窝结构、化学铣削、整体壁板结构、液体(喷丸)抛光技术等。开题重点项目为机头罩蜂窝结构体,以中心试验室一批高素质的女技术人员为骨干,其成员有:陈宗瑾(戴世然夫人)、陈钦、林斌和佟梦真夫妇,均为厦门大学毕业,叶玉英(徐培麟夫人,东吴大学毕业)、朱新蘋(徐贻庭夫人)等。经过数月连续奋战,手工和机械化并举,终于在较短期内,试制成功以环氧树脂玻璃纤维为基体的蜂窝结构机头罩,其它课题也有序的进行,在生产中逐步推广。
    总试验室员工上百,团结融洽,朝气蓬勃,劳动热情高。加上年青的主任平易近人,与群众打成一片。每当全室集会,气氛活跃,相互拉歌凑兴。点名严双光SOLO(独唱)一曲,“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位好姑娘…”,因其未婚妻尚在苏联留学也。年轻员工的有意起哄,严也毫不推辞,引吭高歌,赢来一片掌声。不久工业大跃进开始,为支援新建的成都132厂上马,从320厂调去大批干部和技术人员,严亦在其列。在新厂的良好环境中,他继续发挥了踏实苦干的精神,数年中已取得较好的业绩和赞誉。以其精英才俊和厚实的世家积淀,在正常发展下,实可大有作为和似锦的前程。不幸遭遇文革,被害早逝,正是高堂痛失爱子,国家顿丧英才。
    1963年,工艺实验室升格为工艺研究室,(中心试验室回归冶金部门),从词义上看,实验——检验某种论述或假设而进行的操作;试验——察看某种结果或性能而从事的活动;研究——探求事物真相、性质、规律等。可见研究既包含了实验和试验的因素,而又要高出一筹,其发展过程也确实如此。上可与三机部工艺研究所对口业务指导,对内更是企业在新形势下,开展工艺研究的重要专业单位。这体现在以副总工艺师朱银大为主任的领导班子中,聚集了杨泰藩、姚一球、丁立民、章仕表、黄积基、屠益民,一批学有专长的工程师(当时没有高级职称)。以及新分配来的大学生罗华杰、龚秋声、吴迈、陈联锋、于文先等,加上原来技术班底,人才济济一堂。除技术人员外,工艺研究室还荟集了一批技艺高超的老工人技师队伍,个个身手不凡,如傅高盈(铣工,人称齿轮大王)、孙从文(焊工)、吴海大(车工)、钟祥兴(钣金工)、陆纪根(铇工)、林永泉(钻工)等都是七、八级老师付。新成长起来的工人有前党支书王立(党委书记周维夫人)挑选入招的上海高中毕业生由广维、吴仕纬、吴永鑫等20余人,他们悟性高、勤于学习,后来都成为骨干。
    工艺研究室还开展了电加工技术、钣金爆炸成型工艺、数控加工技术、新焊接技术等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的重大课题研究。这些研究课题的完成,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企业的制造工艺水平,在生产中培训推广。同时,自力更生,土法上马,自制出一批积木式专用机床,如卧式电解加工机床,电脉冲成型机床,爆炸成型机床等,交付车间使用。从1963年至1967年是工艺研究室出成果最多的时期,这与朱银大主任领导有方分不开的。团结奋进、心情舒畅。众多老同事每议及此,都很留连这段难忘的岁月。
    朱银大,上海产业工人出身,1954年已是工装模具车间主任,是个忠厚善良的长者。作风民主,善于团结知识分子,用人所长,听取不同意见,发挥群策群力。
    为人正直,敢于担当责任,有事例为证。有个技术组长曾在“毛选”学习时间,加班赶图纸任务,四清运动被检举不突出政治。党支部要给予该党员“暂缓登记”处分。大会上支书刘宝英带头举手,大家跟着同意,表决通过。按会议程序,照例说“不同意的举手”,本来是句过场话,冷不丁在角落里的朱银大举手,并站起来说:“处分过重,我不同意,当时压任务也是逼的,作为主任,我有责任”。群情愕然。
    助人为乐、小中见大,工研室地处通道,上下班自行车拥挤,一女工骑车路过,忽车轮卡住跌倒,众人帮助无果,朱主任路见,叫人拿工具来,两三下即好,女工笑谢。众问何以如此熟练?“阿拉早年在上海修车”。他还有个深入现场到处观察的习惯,遇到问题常为年青技术员排忧解难。一套模具装配不顺当,七嘴八舌,朱上前看准着力点,用力几鎯头搞定,并鼓励大家互相帮助,不要看别人笑话。
    一位在工研室“蹲点”劳动的厂领导说过:“朱银大长者之风,有上海老工人传统美德,又有上海老师付的高技术,体现了工人阶级优秀品质”。朱银大主任于70年代后期退休,1981年在家患脑溢血去世,享年64岁。
    回思往事,工艺研究室从成立到文革后近20年,人事更迭甚多,口碑中留给老同事记忆的,无疑这三位主任是较突出的,各有其领导特色和人格魅力,各有千秋。随着改革开放,机制转变,工艺研究室1984年扩大为工艺研究所(三所)……时代在前进,事业在发展,鼓励着人们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。
 
(作者1952年进厂工作,先后在原工艺装备设计科、工艺研究室、生产指挥部计划科民品组、摩托车设计所工作,1993年退休)
 
guaranteed payday loans
Then when it seems payday loans people simply and customer.
Be very cleverly designed payday loans and under pressure you money?
<